金景股票配资www.chaybutter.com

德旺配资公司www.rivherside.com 疫情之下,你的工作和工资还好吗?

原标题:疫情之下,你的工作和工资还好吗?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之下,从组织到个体,都不同程度受到了或大或小的影响。包括旅游、交通运输业、线下零售、线下教育培训、商场、电影院、餐饮酒店等重度依赖线下消费场景的产业,更是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

有些情况严重的无奈倒闭,日前国内最大PHP培训学校“兄弟连”便宣布停止运营,员工全部解散。王思聪曾经光顾过的高端KTV品牌“K歌之王”的北京门店,也被曝出全体裁员。也有的情况严峻面临困境,自称“没有文化的土鳖小老板”的魅KTV投资人吴海公开表示公司账面资金只有1200万,按照正常财务支出只能勉力维持2个多月,西贝和外婆家更是纷纷受访表示账面现金流“支撑不过三个月”。

这些只是当下企业生存困境的一个缩影。疫情还未消散,尽管举国宅家的魄力让内部局势得以遏制,但外部形势来势汹汹依然不容乐观。

为了活下去,企业和员工都在主动或被迫作出选择与改变。而企业和管理者的应对之策,亦无不经历着法理与情理的博弈。

在这背后,无论降薪与否,企业都面临着艰难抉择。

餐饮企业的活法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受影响程度首当其冲的就是餐饮行业。

尽管2月17日之后线下“复工潮”逐步拉开大幕,但对于广大餐饮企业而言,堂食的解禁时间乃至于解禁后客户的外出就餐的频率与心理因素,依然呈未知数状态。

1月26日,乐凯撒创始人陈宁发声,公司预计损失3000万,疫情结束前董事长和CEO不发工资,经营团队半薪,以保证未来三个月现金流安全。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2月1日,在全国范围内拥有超350家门店的餐饮连锁企业西贝董事长贾国龙也在采访中告急,2万员工待业,月收入减少7-8亿,月工资支出1.5亿,“账上现金撑不过三个月”。

无独有偶,外婆家创始人吴国平也透露,即使不开业,每天天一亮就要支付250万的固定成本,如果持续停业,公司现金流也只能支付两个月。

就连行业领头羊代表的海底捞也表示压力山大。根据测算,疫情停业期间,海底捞损失已超过11亿元,全年业绩也将受到极大影响,估计疫情造成的2020年营收损失约50.4亿元。

餐饮企业的日子普遍不好过,但还是有餐饮企业“打破僵局”。

2月8日,安徽老乡鸡餐饮有限公司微博发布一段视频迅速爆红于网络。视频中老乡鸡的老板束从轩撕毁了员工们亲笔签字画押的不要工资的联名信。他直言就算是卖房子卖车子千方百计也要确保他的员工们有饭吃、有工作做。

束从轩

无论作秀还是真心,从品牌溢价角度来看,在如今这样一个特殊时期,老乡鸡无疑以最小的成本,凭借一己之力实现了“变危为机”。借这个机会,束从轩也成功地从一片“叫惨”声中博得了员工的好感和尊重,无疑是开了一个好头。

“共享员工”抱团战“疫”

面对这场人员支出成本与现金流危机,企业也在不断寻求自救。而“共享用工”的一夜爆红,则轻易吹皱了人力资源市场的一池春水,帮助疫情下的企业改变了经营管理思路。

“共享员工”的概念源于盒马鲜生和西贝的一场合作。

疫情爆发之后,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在接受采访称,倘若疫情短时间内得不到控制,西贝熬不过三个月。而此时,躲在家中不敢出门的人们,对生鲜产品上门配送的需求迅猛增长,盒马鲜生面临着巨大的人员缺口。

2月3日,盒马鲜生隔空喊话云海肴、青年餐厅,邀请他们的员工“临时”到盒马上班。于是,“共享员工”的概念横空出世。

对于整个停滞的餐饮业,共享员工可能只是杯水车薪,但是它却为当前严峻的疫情下,提供了一个抱团取暖的思路。此后多家企业,比如西贝、奈雪、探鱼,沃尔玛、生鲜传奇、京东、苏宁、联想等等企业相继跟进。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或者提供临时就业岗位增加员工收入,或者解决自身用工压力。

从“借人”到“借车”,共享模式完成了一次进阶,过去看似关联性不强的行业企业,在疫情之下站在了一起。毕竟谁能坚持到疫情结束,谁将会是大赢家。

高管降薪断臂求生

除了尝试破局,“节流”也是不少企业努力尝试的方向。

对旅游业而言,这一波带来的毁灭性冲击肉眼可见。鉴于现金流对于旅游企业至关重要,如何缩减开支渡过疫情难关,成为当下的关键。

3月9日,携程CEO孙洁发布内部信称,从本月开始,自己和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将0薪。公司高管层也提出自愿降薪,最低半薪,直至行业恢复。其他员工暂缓涨薪;服务部一线员工可正常调涨薪资。

携程CEO孙洁

不仅是携程,旅游业内包括华住集团、亚朵集团等多家企业创始人也都宣布主动降薪。

华住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季琦也通过邮件向内部全体员工表示,为了应对疫情带来的冲击,将自己的薪酬全部捐出,此外,华住班委薪酬打对折,华住合伙人薪酬打7折,华住VP以上干部参照执行。

同样高管团队降薪的还包括亚朵集团,亚朵集团创始人兼CEO耶律胤近日发布公开信称,公司管理团队主动降薪,但是会首先保障一线伙伴的薪酬。

在业内人士看来,疫情冲击下,旅游、酒店行业业务量大幅缩减,高管降薪也是企业缓解现金流的一种自救方式。

除了高管降薪,目前各家企业也都在想办法加速现金回流。在上周携程发布的“旅游复兴V计划”中,该企业不仅针对旅游行业复苏发布了目的地指数,给行业复苏“打气”,还宣布将于3月首期上线“预约未来旅行”预售产品,以缓解资金压力。而今典集团旗下红树林等酒店集团则推出了超低价客房,通过预售旅游产品的方式试图加速资金回流。

房企裁员降薪“自救”

疫情之下,以往“吃香喝辣”的房企日子也不太好过。一些资金不宽裕的房企及产业链企业更是雪上加霜,不少房企先后曝出裁员、降薪的消息,另有房企以组织架构调整为由变相减员。

据克而瑞数据显示,2020年2月,全国27个重点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仅成交了240万平方米,环比降幅高达83%,同比下滑77%。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武汉、重庆,因买家购房意愿不强加之售楼处开放受限,二月甚至出现了0成交。

一些本就处境艰难的中小房企则困境加剧。近期,四川企业中迪禾邦对内宣布无力支付1月及2月工资,劝说员工主动辞职。而身处房地产下游的代理公司受市场影响更大,房天下、广东中原纷纷采取降薪、减津贴、优化人员配置等“自救”措施。

部分大型房企也无法安之若素,新加坡凯德集团在近日宣布董事会和高管层自愿降薪,所有经理级及以上级别的员工冻结涨薪,其他员工则不受影响。此举措将在6个月之后或者疫情平稳后重新评估。

不过,在多数房企忙着“自救”之际,也有一些房企逆流而上。

据中指院发布的《2020年1-2月全国房地产企业拿地排行榜》,今年前两个月,Top50房企拿地总额2861亿元,同比增长28.0%,香港置地、绿城中国和华润置地位列前三,总金额分别达318亿元、268亿元和140亿元。

对于这些资金充裕的房企来说,这也许是个补强或“超车”的机会。

机遇与转型中的增员

疫情是一把双刃剑,有人深陷困境,也有人迎来机遇。其中,不少保险行业“不降薪、不裁员、扩大招聘”的声音,着实在市场表现中“一枝独秀”。

突如其来的肺炎疫情,让大家再一次深刻意识到“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也提高了人们对疾病的自我防范意识,唤醒了大众的健康风险保障意识。

故此,大家保险集团2020年集中社会招聘岗位多达1626个;中国人寿研发中心2020年校园招聘也在持续进行;全面复工的珠江人寿也发布了招聘启事。

值得一提的是,泰康保险集团启动了“抗疫白衣战士”子女专项招聘活动,为驰援湖北的全国医护人员家属,提供全国就业和实习岗位。

事实上,几乎每一次大疫情过后,都会出现投保率增加的现象。

回顾历史数据,2003年“非典”疫情推动健康险为代表的保险业保费收入快速增长,5至8月在“非典”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期间,健康险单月保费同比增速高达309%、265%、158%、131%,疫情稳定后逐步恢复正常增速水平。

随着此次疫情防控的需求增加,民众对长期包括意外、医疗、重疾、定寿及终身寿险的需求也在增加,随着保险意识的增强,我国保险尤其是互联网健康险的渗透率也有可能提高,另一方面也倒逼险企不断创新适应市场变化的保险产品,提升理赔服务。

无论身处哪个行业,由疫情所带来的危机,都将是对企业生命力的一场考验。

只有熬过这场寒冬,或许才会迎来久违的小阳春。

记者 | 马晓甜

自二次挂牌港交所后,阿里巴巴(09988.HK/BABA.Nasdaq)公布了首份财报。

2019年12月27日,明阳智能(601615.SH)公告称,在公司风电场“滚动开发”战略框架下,本次拟向丰远绿能、润和创投两家公司出售子公司大庆中丹瑞好、大庆胡吉吐莫、大庆奶牛场和大庆杜蒙胡镇的各85%股份。上述四家公司均为明阳智能的全资子公司,均归属于大庆中丹风电场,风场整体容量共计200MW。

posted @ 20-03-13 07:40 作者:admin 点击量:

Powered by 金景股票配资www.chaybutter.com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8 北京中信e配官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