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景股票配资www.chaybutter.com

德旺配资公司www.rivherside.com 携程离开梁建章的日子:营收增幅大跌 负面新闻缠身

知名企业家、有为学者,两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身份,梁建章偏偏一人实现了。2006年,携程上市后,功成名就的梁建章,放下生意,开始潜心学术研究。正当他发现中国人口“大危机”的时刻,携程却遭遇挫折和挑战。2012年,他二度出山,带领腹背受敌的携程再回行业巅峰。2016年,梁建章再次离开,携程的未来能否安好?

2014年,携程的移动端转型做得如火如荼,但在行业竞争加剧的情况下,携程上市10年来首次出现了1.51亿的亏损。2015年第一季度携程又亏损1.26亿。

呼叫中心背后的技术支撑,才是梁建章帮助携程站稳脚跟的法宝。其背后的IT平台,能做到快速查询并实现跟酒店方面信息的实时交互。这些技术,其他的旅行社和传统的小订房中心是完全做不到的。携程已经从呼叫中心变成了技术平台。

随着携程业务的推广,用户的暴增,携程的谈判力也越来越强,合作酒店遍地开花。2002年,携程订房交易额从2001年的5亿,实现了翻倍的增长。携程也赚得盆满钵溢,要知道酒店的佣金比例通常不低于10%。

最近梁建章跑去上了个《奇葩说》。 作为携程旅行网的创始人、董事长,上个自己公司赞助的综艺节目不足为怪。 不过,奇葩的事情在于,梁建章此次跑去压根不是给企业站台,而是跑去呼吁大家“生二胎”。

外患之下,内忧又起。携程和大供应商格林豪泰打起了官司,冠军宝座岌岌可危。2011年,携程经历了历史上最大幅度的业绩下滑,净利润直降到11亿元。不过这还不是最严峻的时刻,2012年携程全年的净利润跌落到6.9亿元。连年下滑的业绩,让携程董事会有些恐慌,他们决定请梁建章再度出山。

梁建章说,携程错过了PC互联网时代,但移动互联网时代,携程不能缺席。他先从美国硅谷请来了曾在微软、易趣等互联网公司任职的技术高手叶亚明出任携程技术副总裁,又将原技术副总裁江浩调至无线事业部,负责关键的移动互联网项目,另外他还把一些懂线下不懂线上的人员调离了核心岗位。据说,当时携程内部80%的中层都被更换了。

创立五个月,携程就受到了著名风投机构IDG的青睐,迎来了50万美金的第一轮融资。在IDG的建议下,更懂技术的梁建章改任COO。在旅游资讯加旅游电子商务的思路指导下,梁建章和伙伴们,一方面将网站弄得像百科全书一样,包含了大量的旅游资讯信息;另一方面,尝试做各种各样的票务业务,包括各种门票、飞机票、宾馆客房预订、旅行社的团队票等。

虽然走上了全球瞩目的资本市场,但去哪儿网的财务数字却并不好看。2013年其亏损达到1.87亿,相较2012年近乎翻倍。连续的亏损逼迫去哪儿做出成绩,去哪儿的业务从搜索变成了旅游服务。但业务转型并没有止血,2014年亏损迅速扩大至18.5亿。虽然其CEO庄辰超对未来颇为乐观,但持续亏损的去哪儿让大股东百度开始盘算扔掉这个“累赘”。

但简单的接好电话德旺配资公司www.rivherside.com,并不是携程的真正护城河。

这是一个极其完美的团队德旺配资公司www.rivherside.com,成员各有特长德旺配资公司www.rivherside.com,又可协作互补。范敏曾经这样打过比方:我们的创业就像是盖楼,季琦有激情,能疏通关系,他就去拿批文、搞土地;沈南鹏精于融资,他就负责去找钱;梁建章懂IT,能发掘业务模式,他就去打桩,定框架。而我来自旅游业,善于搅拌水泥和黄沙,制成混凝土去填充。

不过在他正醉心学术时,携程却遇到了极大的竞争压力和挑战。2012年,他被董事局召回,二度出山。四年之后,他让腹背受敌的携程再回行业巅峰,而他又一次选择回归学术研究。

2007-2011年,梁建章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研究领域包括人口和创业以及中国劳动力市场。那段时间,梁建章一边做学术研究,一边照顾儿子上学。生活简单幸福地不亦乐乎。不过,也是这段时间里,携程的“好日子”却江河日下。

当时国内的互联网还是门户网站的时代,为了避开竞争地带,梁建章带领携程瞄准了不需要物流等支撑的旅游电子商务领域。旅游市场是个没有天花板的富矿,互联网时代红利的到来,在他看来都是不容错过的大机会。

20世纪90年代末期,梁建章回家探亲,国内火热的创业气氛和隐藏的巨大商机让他震惊。为了不打无准备之仗,他跟公司申请来到中国。1998年,中国的互联网用户突破了百万大关,网民数量呈现出高速增长的势头,梁建章觉得机会来了,义无反顾地提交了辞呈。他的这个举动,遭到了亲友的普遍反对,但梁建章觉得从长远来看自己的发展机会还是在中国。如今回望,这个时机卡得的确很好,1998年正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元年,如今的互联网三巨头BAT都诞生于1998-2000年间。

1977年,当黑白电视机还没有在国人生活中普及的时候,家庭环境优渥的梁建章就已经开始尝试用电脑写诗了。5年后,他凭自己开发的程序拿到全国第一届电脑程序设计大赛金奖。领奖台上,14岁的梁建章认识了15岁的沈南鹏。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17年后,命运会再次将他们撮合到一起,还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

另外,在口碑盛行的时代,人们需要的是更真实的酒店实况。以被指责的携程酒店星级为例,相信携程不是养不起1000个试睡员,而是不想得罪酒店,改变利益格局,影响既得利益。然而这种对用户利益的伤害,终将受到市场的惩罚。

梁建章这个“双面人”如何为携程指点迷津,如何在学者与企业家身份之间运筹帷幄?2016年梁建章再次离开后,携程的未来能否安好?

携程和去哪儿网合并后的两个月,庄辰超与一众高管先后辞职,此后携程一家独大,又一次成了无人企及的行业霸主。

内部管理上,他一改此前携程宽松的工作作风,早上八点就要开会,晚上带头加班,并且要求所有高管不管有事还是休假,无论何地,12个小时必须回复,“做不好就走人”。一家“养老院”又变回了紧张忙碌的创业公司。

另外他还经过不断地改进和调试,将携程的呼叫接听比例从80%提高到90%以上。这些精细化的管理制度使携程完全具备了现代公司的快速、精准、反应灵敏、高速进化等典型特征。

梁建章走之前,艺龙被携程压得喘不过气来。而他读书期间,艺龙订单速度连续七个季度领先携程,艺龙的股票也从7美元大涨到14美元,而携程则从30美元跌到了10美元。除了艺龙,还有去哪儿网,2010年10月,去哪儿覆盖2277万人,而携程仅为1202万,而且去哪儿的酒店业务连续七个季度的增长超过携程。此外,淘宝旅行上线同样吸睛不少。在OTA(在线旅游)网站“围堵”下,外界开始传言携程快撑不住了。

砺石导言 砺石商业评论作者 金梅 | 文

梁建章1999年创办携程,2003年推动携程赴美上市,后带领携程奠定了无人企及的行业霸主地位。2006年,功成名就的梁建章,离开携程,把精力投在了学术研究上。

房源业务的飞速发展,呼叫中心的建立,小卡片满天飞之下,携程进入快车道。

回归四年,梁建章的合纵连横留给携程的财富,不应该是行业“垄断地位”的市场收割期,而是移动时代用户服务的起跑线。市场进入了新的竞争,离开梁建章的日子,“人心”这门课才是携程市场竞争的法宝。

3 霸主确立:梁建章离开携程

2015年5月,去哪儿网CEO庄辰超还信誓旦旦的表示,已经与携程斗了十年,一定要分出胜负。8月去哪儿网递交了反垄断文书,准备和携程殊死搏斗。但2015年10月,梁建章在北京秘密会见了李彦宏,并且用携程25%的股权交换了去哪儿网45%的股权,交易达成后当天,双方就结果通知了庄辰超……

吸引用户很重要,可要将用户留住更为重要,而留住用户,好的服务就成了关键。彼时携程的核心业务是呼叫服务,可呼叫接听并不容易标准化。在美国期间,亚马逊给了梁建章交互和便捷性的启示,沃尔玛给了他将简章流程管理的启发。他在中国第一个引入六西格玛、平衡计分卡和项目管理科学,将管理数字化、精细化、科学化。

2002年,携程收购北京最大的散客票务公司——海岸公司,携程的现金收入又多了一个入口。收购之后,梁建章将业务进行了在线化,并组建了更高效的电话服务中心。为了打开知名度,携程前期在广告上投入了不少资金,但广告太烧钱,携程便做起了最接地气的“地推”:在机场、火车站、汽车站发卡片。虽然十张卡里九张可能被扔掉,但对携程品牌的推广还是起到了不少的作用。

增幅大跌之外,令携程烦恼的还有各种负面新闻:2017年,明星韩雪微博炮轰携程“捆绑销售”,将携程推向风口浪尖。而后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爆发,更让携程却成为了人们的众矢之的。连梁建章的学者身份都被网友扒出来冷嘲热讽了一番。同在2017年,一篇题为《一年100亿?揭秘“携程”坑人“陷阱”》稿件让携程深陷负面泥潭;携程的酒店卫生问题,近几年里一直不绝于耳。

然而,携程的境遇让梁建章没办法继续潜心学术了。图书出版工作结束后,他立即投入携程,开启在携程的“二次创业”。

市场竞争在不断加速,曾经的携程的技术护城河已经成了行业最基础的“水电煤”。用户新的需求在不断迸发。而今用户需要的是真正贴心智慧的解决方案,而非简单的完成线上操作。

同年,他和北京大学人口学教授李建新合著的《中国人太多了吗?》一书出版,叩开了长期以来社会对人口政策讨论的禁忌之门。

携程“奇葩”创始人的另一个身份更有意思,他是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经济学教授、人口学专家,还推动过“二胎政策”的颁布。企业家与学者,两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身份,梁建章却切换地游刃有余。

彼时梁建章正在向新的人生目标进发。斯坦福攻读博士期间,他认识到低生育率对中国经济的伤害,开始积极推动这个问题的解决,实在没时间顾及携程。2012年,他联合茅于轼、许小年等三十多位主流经济学家和人口学家上书,呼吁尽快停止“计划生育”政策。

携程沿着移动化、平台化、小团队创新的三个方向,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内部改革。梁建章将携程金字塔组织改为矩阵式管理模式,架构更加扁平化。另外下放权利,把业务划分无线、酒店、旅游和机票等独立事业部门。每个事业部都有一个CEO、CFO、CTO,这样提高了决策的效率、研发的速度。他说,“虽然这样调整使我们的利润率大幅下滑,但一两年后整个产品的竞争力显示出来了,利润又回升了。”

在梁建章的手中,携程不再是个简单的网站了。携程先是收购了当时最大的酒店预定中心——现代运通。通过对传统行业的收购,携程获得了一批一线摸爬滚打的人才,增加了携程获得低价酒店的谈判力。此后携程又拿下“房态管理系统”,实现对酒店房间的实时控制。

2013年2月,梁建章重新担任携程旅行网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此后两年,他在携程主要做了两件大事:一是对内进行改革;二是对外争抢互联网移动市场。

2016年11月,梁建章选择了再次卸任。他在内部信中这样写到:“我回来二次创业已经将近四年,回味和各位并肩战斗的岁月,已不太记得各种艰辛和困难,只记得创业的激情和快乐。”

面对着众多的竞争对手,压力是不言而喻的,可梁建章丝毫不惊慌,他的脸上始终是淡定的。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梁建章底气十足,他说在酒店领域,携程是艺龙和去哪儿的数倍,机票收入也高于去哪儿,跟团游高于途牛,在综合纬度上,携程没有竞争对手。

1第一创业

当然携程不只有旅游业务的在线化,还有线下传统旅行服务公司、酒店等实体“水泥”的支撑,通过IT和互联网技术放大这些实体的业务和盈利水平,这种“鼠标 水泥”的策略,成为梁建章在中国旅游消费市场创造“携程神话”的成功秘诀。

去哪儿也是在梁建章读书期间崛起的,后快速并成为携程的心腹大患。2011年,去哪儿网接受了百度3.02亿美元的投资,代价是61%的股权。2013年,去哪儿网在百度的加持下,一路高歌挺进了纳斯达克。

吴志祥对此颇为无奈:“我们有大概两个总监出去创业了,两个总监跳槽到携程。记得当时我和留下的人吃铁板烧,吃完以后好像又走掉了两个。”2014年4月28日,携程最终以2.2亿美元现金投资同程。2015年5月,携程又宣布成为艺龙第一大股东。这场OTA之间的混战已经接近尾声,对携程而言,只剩下“最后一个”对手:去哪儿网。

2 行业霸主背后的源代码 徐家汇

当时在整个行业中,携程站在最高点,拥有无人撼动的霸主地位。成功来得太“容易”,反而令雄心勃勃的“第一创业团队”才俊们感到了乏味。

最先离开的是季琦,他后来创办了如家连锁酒店和汉庭酒店,并双双美股上市。2005年,沈南鹏觉得投资好,做了红杉投资公司。到了2006年,梁建章感到“行业里拿望远镜也看不到竞争对手”,于是他将CEO的位置交给了范敏,去美国游学。不过梁建章保持了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以准备随时回来为携程而战斗。

少年天才梁建章初中没毕业,就上了复旦大学计算机少年班,一年后又考进美国乔治亚理工学院。1989年,他仅用一年的时间就拿下了正常人读两年的硕士学位,并且直读博士学位。

这样的商业模式,在当时旅游市场是极为先进的,五个月后,携程又收到450万美金的二轮投资。资本加持下,携程开始在市场上所向披靡。免费的旅游攻略,比价服务,酒店搜索,不但为携程提供了巨大的流量,还掌握了非常重要的用户信息。

说这样的话,梁建章是有信心的。出山之前,他就引导携程发起了一轮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86亿元)的价格战,结果2012年,艺龙受到价格战重创,净利润仅50万元,而携程虽然利润下滑,但市场份额却从41%回升到46.9%。

2003年12月9日,携程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中国在美上市的第七家互联网公司。开盘首日,携程股价涨幅高达88.56%,刷新了纳斯达克过去三年来的当日增长纪录。

4 狠秀才梁建章:携程起死回生

粱建章认为,一味烧钱的企业持续不了多久。如果想要止损,携程唯一的办法就是吞掉对手。2014年,携程连续投资途风网、同程网、途牛网、晶赞科技等公司,快速扩张自己的版图。

可惜商场从来都是瞬息万变。携程还没有来得急松一口气,新的挑战就已经到来。2016年携程营收同比增长76%,2017年增速跌至41%,当然这也不足为奇,毕竟吞并艺龙、去哪儿网只能产生“一次性功效”。但美团点评、飞猪的飞速崛起,却让其2018年营收同比增幅仅为约10%。

5 梁建章再次离开的日子

20年前,携程在旅客与酒店之间架起了桥梁,受到了人们的欢迎。行业霸主地位让离开梁建章的携程安心吃了7年红利。但20年后仍然只是一座桥的携程却已无法令人满意。虽然梁建章再次把携程带回巅峰,但二度隐退后,这一次的红利,携程还能吃几年?

收购过程并没有惨烈的资本、市场厮杀,“秀才”梁建章就带着团队去和各大竞争对手谈判。遇到难缠的对手,灵活变通,不认死理。当时同程网坚持不让携程入股,于是梁建章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服同程的高管:“你看同程账上还有多少钱?一个亿。我们账上还有多少钱?一百亿。你觉得这两个公司打仗谁能打得赢?这样吧,知道老吴(同程艺龙董事长吴志祥)对你们都挺好的,但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好意思到我们携程没关系,就自己出去创业吧,随便做什么事情给你投五百万,就在苏州创业也可以。”

20岁的梁建章对这个让同龄人艳羡的“博士”并不稀罕。他觉得,“最先进的不是学校而是企业”。在老师和同学的惋惜中,梁建章放弃了即将到手的博士学位,加入了当时世界第二富豪埃利森创办的甲骨文公司,成为了一名研发人员。

事实上,2016年携程的对手还有美团和飞猪,可彼时在梁建章看来,虽然这两家在国内中低端的客户有不错的份额,但携程在中高端份额相当高,并且从整个交易额来看,携程已经比它们大很多了。再次将携程送入王者之巅,梁建章可以继续醉心学术了。他追求的大隐于市、垂拱而治的境界,貌似就此实现了。

1999年,在上海一个简单的饭局上,后来被称为中国“第一创业团队”的四大成员会面了。投融资高手沈南鹏、擅长人才与市场的季琦、旅游业出身的范敏、擅长技术的梁建章决定共创携程伟业,后来震彻商坛的“携程四君子”就此诞生。

六西格玛的流程是:界定、测量、分析、改进、控制。梁建章决定像生产流程那样将订房流程分解成一个个环节,通过对其测量分析改进,使其成为一个200秒以内的标准流程。他将要点编辑成册,给员工执行,把执行效果和工资挂钩。此后,携程的客服服务缩短到180秒,每个月为公司节省几十万的成本。

原标题:【东北证券行业联合电话会纪要】三大政策解读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 据全国股转系统1月10日消息,修订后的《证券法》已经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将于2020年3月1日起施行。修改后的《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及配套的《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治理规则》(以下简称《挂牌公司治理规则》)也已发布实施。为贯彻新《证券法》精神,落实《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和《挂牌公司治理规则》的相关要求,保障新三板全面深化改革顺利实施,全国股转公司将按照提高挂牌公司质量的总体工作安排,开展“落实治理新规,提升治理水平”为主题的专项行动。

posted @ 20-01-24 05:05 作者:admin 点击量:

Powered by 金景股票配资www.chaybutter.com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8 中信e配 版权所有